二号交通站[全集]

又名:

主演:

类型:国产

地区:香港

导演:

更新:2015-08-18

年代:0

相关国产片推荐
《二号交通站[全集]》剧情介绍

★片  名:二号交通站
★年  代:2011
★国  家:中国
★类  别:电视剧
★语  言:国语
★字  幕:中文
★文件格式:DVD-RMVB
★视频尺寸:540 X 480
★文件大小:187MB/EP
★片  长:36集
★导  演:英壮
★主  演:鲍大志饰孙友福 赵卫东饰黑 藤
颜冠英饰贾 贵 陈 铮饰王金宝
英 壮饰石青山 吴晓丹饰齐翠芬
熊 伟饰黄金标 程六一饰野 尻

★简  介 

  驴驹桥辖区内各村镇都有敌特务机关安插的情报员,他们定期把搜集到的各种情报交给黑藤。这天,黑藤得意地告诉贾贵,通过对海量的情报进行分析,已经可以准确地判断出共 产党区委所在地。贾贵很奇怪,因为情报员都归侦缉队管,而且情报一向不准。黑藤越发地得意,他采取了逆向分析法,有几个相邻的村子送来的情报都说发现共党县委在本村活动,其中只有庞各庄的情报说未发现共党活动,这就很说明问题。贾贵又自作聪明,提出告诉情报员们,以后把情报都反着送上来,也好给太君省点事,被黑藤呵斥了一番:这是添乱。

  王金宝告诉赵成厚,县委已经转移到了庞各庄。

  野尻召集开会,黑藤建议出兵对庞各庄进行讨伐,但野尻对黑藤的情报实在是没有信心,黄金标对此也表示怀疑,贾贵一如既往地力挺黑藤。黄金标建议先让侦缉队去试探一下,如果情报属实,再出兵讨伐不迟。野尻认为此计大妙,命令贾贵立刻出发,把贾贵吓了个半死,黑藤以不能打草惊蛇为由拦了下来。

  贾贵向黑藤千恩万谢,黑藤哭笑不得,如果把侦缉队打光了,自己就真成光杆司令了。又有一批情报送到,进一步印证了黑藤的判断。于是黑藤决定将情报越级上报。

  野尻再次召集会议,先骂了黑藤一顿,指责他的越级行为,然后开始布置。由于是安邱辖区内所有日伪军的统一行动,所以要严格保密,到达指定区域前不得向士兵透露任何行动细节。

  炮楼里的众伪军纷纷猜测,但谁也不愿意参加行动,因为不管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行动,对手只有一个,就是八路军。被选上的骂骂咧咧,有的甚至开始向赵成厚托付后事;没被选上的则暗自庆幸。

  几个被选上的伪军在赵成厚的建议下,来找王金宝卜算吉凶。王金宝也是什么都没有探听到。赵成厚告诉王金宝,只得到命令,准备两天的干粮,其余的一概不知,不免有些沮丧。

  队伍出发后的第二天,黑藤命令赵成厚准备庆功宴。王金宝告诉赵成厚,已经知道敌人此次行动的目标是庞各庄,而且就是从不同据点出发的敌人所带的干粮不同这一点上分析出来的,县委已经安全转移。

  野尻无功而返。伪军们纷纷向赵成厚讨回出发前交给他的遗物。

  黑藤接到报告,又有几个村的情报员神秘失踪,贾贵一通瞎分析,不得要领。黑藤得出结论,情报员公开出入他的办公室,肯定会要暴露的,必须要想办法加以保护,否则就没人敢做情报员了。

  黑藤慨叹八路的情报之准确及时,决定效仿之,建立地下情报网。贾贵很不解,在治安区里搞地下活动应该是八路的事啊!黑藤告诉贾贵,现在已经没有所谓的治安区了,要想搞到准确的情报,就只有像八路军一样,到老百姓中间去。贾贵听说要到老百姓中去,颇为兴奋,以为发财的机会到了,被黑藤臭骂了一顿。

  黑藤决定以后各村的情报不要送到自己的办公室或侦缉队,而是派人装扮成老百姓,在集市或大街上游动传递,结果失败。(细节没想好)

  黑藤向几个化装成吹糖人的、货郎、剃头匠、缝鞋匠等不同身份的特务布置任务,让他们到鼎香楼周围去,不要发表任何抗日言论,也不要表现出对皇军不满,更不要声称自己是八路,不要刻意搜集情报,就像普通百姓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但要密切注意鼎香楼,把每天听到的和看到的汇报上来。

  贾贵不解黑藤的用意,黑藤解释说,他要确认鼎香楼到底是不是八路的地下交通站。贾贵不以为然,已经跟鼎香楼较好几年的劲了,还没完没了。

  鼎香楼门外多了几个摊子,王金宝马上察觉这几个人不对劲。没想到孙有福居然也看出了破绽,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令王金宝不禁莞尔。

  首先,这几个人都是生面孔,从来没见过。其次,他们都不像是干本行的,吹糖人的既不熬糖,也不吹,就向围观的小孩卖现成的;剃头匠干脆不做生意,有人来剃头就借故推脱;缝鞋匠倒是接生意,但不当场缝补,一概要求明天来取;货郎更怪,明明应该是流动的,可就戳在那儿不动。而且这几双眼睛都不停地向鼎香楼里瞟。

  王金宝暗示来鼎香楼借盐的赵成厚,查一下最近有没有自己人在驴驹桥内活动。

  晚上,几个小贩向黑藤汇报,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来了些什么客人,警备队去借过盐,哪些人吃饭不给钱,掌柜的骂过几回街,伙计出去买过几次菜,诸如此类。黑藤却听得饶有兴趣。

  第二天,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几个小贩开始轮番走进鼎香楼吃饭,每次只进来一个,这个出去,那个进来,总有一个人坐在大堂里,点的饭菜也都差不多。几个人说话不卑不亢,话茬儿都是软中带硬,弄得孙有福有些不安,暗中让王金宝小心应付。

  赵成厚来到鼎香楼,通过跟孙有福的交流,暗示王金宝已经查明,没有自己人在镇内活动。几个伪军到鼎香楼吃饭,王金宝假意给其中之一看相,告诉他得剃头免灾。

  伪军去剃头,剃头匠百般推辞,一会儿说没热水,一会儿说没肥皂,最后干脆说没带剃刀,气得伪军要砸摊子。王金宝跑过来劝阻,叫剃头匠赶紧走,剃头匠嘴里唯唯诺诺,脚底下就是不动。王金宝暗想:他们不像是老百姓。鼎香楼里的伪军围了过来,几个小贩也围过来。伪军们哪儿见过这种老百姓,连声喝骂,小贩们也不示弱,双方互不相让,剑拔弩张。

  王金宝向老九报告,说警备队的老总们在街上盘查商贩。老九一听就急了,大街归侦缉队管,岂能让警备队把钱抢走,便带着几个汉奸冲了出去。

  大街上,伪军和小贩们已经动起手来,老九带人赶到,不问青红皂白,马上加入团战。几个小贩却趁机溜走。

  赵成厚向黄金标报告,说侦缉队和警备队在大街上打起来了。

  大街上,双方势均力敌,黄金标带队赶到,老九们马上不支,这时贾贵也带着大批汉奸从另一个方向冲了过来,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鼎香楼挤满了扒着往外看热闹的老百姓,孙有福吓得想关门上板,众百姓便纷纷掏钱点酒点菜。

  大街上,双方不断有人赶来参战,架越打越大。从街这头打到那头,又打回来。黑藤在小贩的带领下赶到现场,但无论怎么喊叫,根本制止不住。急得黑藤大吼一声有八路!,满街的伪军汉奸顿时全部卧倒。(或黑藤放枪,引来的野尻和鬼子兵。)

  小院里坐满了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伪军汉奸,黄金标和贾贵互相指责,但谁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把黑藤气得够呛。

  鼎香楼内众百姓议论纷纷,无不拍手称快。

  黑藤指示几个小贩,回到各自原来的村镇潜伏下来,听候指令。

  黑藤告诉贾贵,已经可以确定,鼎香楼不是八路的地下交通站。贾贵向黑藤道喜,说这几年没干别的,从安邱到驴驹桥,一直想确定这事,这回终于确定了。黑藤断言驴驹桥内一定有八路的地下交通站,必须把它查出来,并得意地向贾贵讲述自己的妙计。明朗化地区并不明朗,只不过是老百姓把对皇军的仇恨和对八路的拥戴都深埋在心里,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而八路的地下工作者就隐藏在这些百姓当中,等于在暗处,而皇军在明处,暗处看明处当然一清二楚,因此要建立自己地下情报网,以地下对地下。贾贵又自作聪明,提议干脆皇军、警备队和侦缉队全装成老百姓,大家都躲到暗处,气得黑藤哭笑不得。

  黑藤为了确保鼎香楼内的众人心向皇军,或起码不同情抗日武装,又派人对鼎香楼进行了轮番的试探,均未发现问题。(情节可能很有趣,但有麻烦,关键态度不好把握。比如皇军追捕八路或将抗日物资如准备炸铁路用的炸药寄存在鼎香楼,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众人作何反应?)

  黑藤来到鼎香楼,盛赞众人对皇军的忠诚,并说要在此建立皇军的地下交通站,要求大力配合,严格保密,经费大大的。孙有福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也不敢拒绝。

  王金宝不明白什么是地下交通站,孙有福也解释不清,但说什么也不能挣这种黑心钱。王金宝暗示孙有福,这么大的事应该由东家来决定,孙有福虽然不愿意利用翠芬的特殊身份,但也没别的办法,只得以此向黑藤推辞,说要等大小姐回来听她示下。黑藤表示枝子小姐那里由他去做工作。

  孙有福自鸣得意,认为翠芬再怎么着也不会答应这种事。

  贾贵带着两个汉奸来到鼎香楼,说黑藤太君请孙有福去一趟。孙有福吓得不知所措,因为他也知道黑藤太君这个请字是什么意思,认为一定是翠芬拒绝了黑藤,黑藤要报复,但又不敢违抗,便向王金宝和李旺财托付起后事来。有些话当着贾贵又不好明说,只得拐弯抹角,炕洞里没藏着10块大洋之类的。

  孙有福战战兢兢地来到黑藤办公室,正在接电话的黑藤把电话递给了他。电话那边,翠芬告诉孙有福,鼎香楼要全力支持黑藤太君,为圣战做贡献。黑藤得意之余,让孙有福随便开条件。

  赵成厚听了王金宝的叙述后有些紧张,恰巧孙有福回来,破天荒地当着外人大骂翠芬,说她居然答应了黑藤的要求。王金宝劝道既然大小姐答应了,肯定有她的道理,咱们小心应付着就是了。孙有福仍忿忿不平,一旁的赵成厚却已经会意。

  黑藤向准备安插到鼎香楼的特务吴耀祖交代任务及工作流程。黑藤的计划是各村情报员将情报送到鼎香楼,同时接受下一步的指令。再由另外一个特务以秘密方式从鼎香楼把情报取回交给黑藤。

  王金宝进一步建议孙有福,不如趁机落点儿实惠,跟黑藤要食盐、火柴、煤油等紧俏商品,孙有福不想要鬼子的东西,王金宝说那些东西都是咱们中国的。

  吴耀祖在鼎香楼当了伙计。交往中发现,吴耀祖对鼎香楼,以及孙、王、李三人的历史了如指掌。按照黑藤的指示,吴耀祖负责跑堂,王金宝只得到后厨去帮李旺财的忙。

  黑藤向负责与吴耀祖接头的特务交代接头方式。

  孙有福向前来吃饭的老主顾们介绍吴耀祖,并暗示他们说话要注意,主顾们不解,把孙有福急得够呛。一个鬼子兵来到鼎香楼,其言行和黑藤与吴耀祖约定的接头方式完全吻合,二人间产生了误会。接头的特务到来后,误会进一步加深,惹得鬼子兵大闹鼎香楼。

  黑藤觉得是因为接头方式不够平民化才导致的误会,于是确定了新的接头方式,开始顺利交接情报,孙有福则完全被蒙在鼓里。

  由于王金宝不常在大堂,工作起来很不方便,于是与赵成厚设计。赵成厚在鼎香楼请几个伪军官吃饭,席间挑唆伪军找吴耀祖的茬儿,本想借机把事情闹大,把王金宝调出来,没想到吴耀祖拿出大把的钱,很快把几个伪军官摆平。

  鼎香楼里来了个既有钱又懂事的伙计,这消息不胫而走,引得日伪军天天来敲诈,毫不知情的贾贵也在其中,令吴耀祖应接不暇,经费很快就用光了。无奈之下,吴耀祖提出凡是日伪来,就由王金宝接待,自己躲到后面去,普通百姓则仍由他接待,以免错过送情报和取情报的人。

  敌人的接头方式被王金宝识破,于是鼎香楼内出现了众多貌似前来接送情报的人,令吴耀祖疲于应付,居然错把情报交给了不相干的人。

  黑藤与吴耀祖制定了新的交接情报的方式。第二天,黑藤命令贾贵去鼎香楼给自己取几个驴肉火烧,与一般的做法不同。贾贵指出那样做出来的火烧不好吃,黑藤不便明言,只是说自己爱吃。贾贵大夸黑藤与众不同。

  孙有福不愿意按贾贵的说法做火烧,说怕砸了招牌,贾贵威胁说不做就连鼎香楼一块砸。火烧做出来,吴耀祖端给贾贵,并提醒贾贵路上小心,贾贵不以为然。王金宝殷勤地将贾贵送出鼎香楼,暗示贾贵先尝尝,别到时候黑藤太君不爱吃,再怪罪下来。贾贵从火烧里吃出一张纸条,骂骂咧咧地扔掉。王金宝拿着纸条回来,提醒李旺财以后小心,别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掉到菜里,幸亏一出门就让贾队长给吃出来了,要是送到黑藤太君那里可不得了。吴耀祖却大惊失色。

  赵成厚仍然照常来与王金宝接头,当着吴耀祖的面传递信息。

  黑藤微服来鼎香楼视察工作,孙有福和王金宝假装没认出来,叫吴耀祖出来接待,黑藤很满意。恰巧贾贵经过,看到吴耀祖便进来敲诈,为防暴露,黑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耀祖向黑藤申请经费,黑藤觉得不是个办法,因为日伪军是个无底洞,填不满。

  黑藤询问贾贵为什么单单敲诈鼎香楼新来的伙计,贾贵吓了一跳,先是大骂告状之人,随后拍马屁,说什么都瞒不过黑藤,最后道出实情,因为新来的伙计是外来人,而且还有钱。

  赵成厚来到鼎香楼,用暗语告诉王金宝上级准备对情报站采取行动。

  鼎香楼外又来几个小贩、乞丐、算命先生、拉洋车的,每当一个情报员与吴耀祖接头后,王金宝照例送客时,或整整头上的白帽子,或用毛巾掸掸裤腿,这时便有一个小贩或乞丐跟上情报员。

  吴耀祖发现前来送情报的情报员中换了一些新面孔,但接头暗语都对。

  黑藤接到报告,有几个村的情报员或失踪,或被发现尸体。而黑藤派去鼎香楼取情报的汉奸带回来一批莫名其妙的情报。

  黑藤与吴耀祖分析情报站暴露的原因,吴耀祖认为鼎香楼做的万无一失,不知漏洞何在。最后黑藤得出结论,由于无故增添新伙计,引起了八路的怀疑,决定将吴耀祖撤回。

  黑藤仍不甘心,决定在鼎香楼内部发展一名情报员,代替吴耀祖。在黑藤看来,王金宝头脑过于简单,李旺财嘴太碎,孙有福是最佳人选。

  平日里胆小怕事的孙有福这次可是说什么也不干了,但仍不敢与黑藤正面冲撞,私下里动了关闭鼎香楼一走了之的念头。王金宝提醒孙有福鼎香楼是齐大小姐的产业,孙有福想到翠芬,便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孙有福仍以各种理由试图推脱,黑藤先是利诱,后是威逼,最后恩威并举,令孙有福无法,也不敢拒绝。

  王金宝暗示孙有福,只要让黑藤觉得他不适合做这份差事,黑藤也就不会再为难鼎香楼了。

  孙有福当上了特务。但与吴耀祖不一样,每次有人来送情报,或是并不回答对方的暗号,直接让对方把情报拿出来;或是对上暗号后,并不急于交接,而是让情报员先吃饭,菜价比正常的高出许多,不结账就不收情报。三番五次地,情报员们都感觉无法接受,拿到的经费还不够在鼎香楼吃饭的。

  黑藤接到报告,叫孙有福前来询问。孙有福却振振有词,说自己是买卖人,如果不这么做,会引起别的人怀疑。黑藤深以为然,夸赞了孙有福一番,孙有福趁机向其讨要事先约好的火柴、煤油、肥皂、布匹和白面等控制商品。

  赵成厚来到鼎香楼,孙有福一反常态地不将其放在眼里,甚至问赵成厚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干什么的?赵成厚说当然知道,然后一如既往地勒索,把孙有福气得够呛,又不便明说,还是怕别人知道他是汉奸(可通过与王金宝或李旺财的交流交代出来)。

  贾贵来鼎香楼取情报,孙有福照样故意刁难,令贾贵有苦说不出。

  贾贵干脆指派老九来取给黑藤太君做的菜,自己躲在外面等着,结果老九空手而出,说孙掌柜居然不给做,提议干脆打死他算了。贾贵同意,大不了黑藤太君因为吃不上菜把老九枪毙,或者枝子小姐回来因为师哥被杀,让野尻太君把老九枪毙,没什么大不了。吓得老九回去苦苦哀求孙有福,最后花了高出好几倍的价钱,买了一斤快要变质的驴肉,才把黑藤要的菜取了回来。

  来送情报的人渐渐少了,孙有福并不在意,而且开始在食客间散布起对皇军不利的谣言,有些就是从情报中得来的。孙有福说得痛快淋漓,食客们听得津津有味。

  消息很快传到黑藤耳朵里,黑藤到鼎香楼来查问,孙有福以不能让人看出自己是汉奸为理由回应,而且黑藤当初并没有告诉自己情报是不能往外说的。黑藤无可奈何,只得现做规定,情报不得泄漏。

  各村的情报员集体来向黑藤诉苦,说干不下去了,领来的经费还不够在鼎香楼吃饭的。黑藤好言相劝一番,说孙有福就是个奸商,不趁火打劫倒奇怪了。可众人却坚持不能自己搭钱替皇军效力,黑藤决定另想办法。

  孙有福被撤职,满心欢喜。开始还有些惯性,对汉奸们仍不客气,但很快醒过味来,开始像以前一样小心应付。

  黑藤密召王金宝,指定他接替孙有福。王金宝表示虽然自己能力有限,但为皇军效力绝不含糊,就怕自己做不好,耽误大事。黑藤勉励一番,同时与王金宝约定了新的接头方式和暗号,每次情报都由黑藤派人点菜,由王金宝送过来。并吸取以往的教训,决定将王金宝秘密安插在鼎香楼,除他们二人和各村情报员外,不让其他人知道。

  王金宝的做法与孙有福正好相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很是紧张。每次有人来送情报,都要神神秘秘地反复核对暗号,而且一定要等四周没人时才敢交接情报,弄得情报员们都很不耐烦。

  王金宝将此事告诉了前来接头的我方情报员。

  黑藤内心对王金宝仍不大放心,决定先对他进行一番测试,虽然接送情报与以往没什么两样,但情报内容却是假的,有些甚至是白纸。

  贾贵或老九经常来鼎香楼为黑藤太君点菜,让鼎香楼送去。因为以往送外卖都是王金宝,倒也相安无事。可有一次王金宝不在,孙有福请贾贵把菜带回去,贾贵说什么也不肯,说黑藤太君有令,不能带。菜做好后,孙有福只得让李旺财送去,可没过一会儿,贾贵又跑来点同样的菜让送去,引起了孙有福的怀疑。

  孙有福夜审王金宝,指出他最近种种反常行为,认为他是在做自己前一段做过的的事。王金宝百般辩解,虽然漏洞百出,但孙有福苦于没有证据,只得做罢。

  石青山召集王金宝和赵成厚开会,说要尽快解决这种不利局面。

  王金宝外出买菜迟迟不归,恰巧贾贵又来点菜,孙有福亲自给黑藤送去。黑藤用言语套问出王金宝赶集未归,并向孙有福表示感谢。

  集市上,王金宝被化装的石青山和武工队员绑架。

  没过一会儿,贾贵又来点菜,孙有福让李旺财送去。李旺财回来没一会儿,老九又来点了同样的菜,这回孙有福算是明白了,黑藤要的不是菜,是王金宝,可是到了夜里,王金宝仍没回来。

  黑藤得知王金宝失踪的消息,命侦缉队全体出动寻找。贾贵很是不解,黑藤只把真相告诉了贾贵。

  鼎香楼内众食客与孙有福分析王金宝失踪的原因。

  侦缉队寻找无果,黑藤与贾贵分析可能的原因,贾贵一通胡说八道。

  王金宝回到驴驹桥,直接去向黑藤报到,自己被八路抓去教育了几天,至于怎么暴露的,不得而知,并交给黑藤一封石青山的亲笔信。信中说明了八路是如何识破王金宝的身份,念其初犯,予以教育云云,并对黑藤嘲讽了一番。王金宝表示愿意继续为皇军效力,黑藤沮丧地拒绝,称王金宝虽然通过了测试,但鼎香楼已经不适合做皇军的地下交通站了。

  王金宝回到鼎香楼,对孙有福实情想告,孙有福说早就看出来了,当初还不承认,这回算捡回一条命。王金宝很奇怪,怎么掌柜的当情报员就没事?孙有福不免有些得意,但想起王金宝的遭遇又有些后怕,同时对黑藤不再折腾鼎香楼感到庆幸
【下载地址】
DVD-RMVB全集打包

最新中国电影排行榜